中國未來老齡化對中國的挑戰重點在農村

2020-04-30 15:13

發達國家人口老齡化伴隨著城市化和工業化,呈漸進的步伐。當它們的60歲以上老齡人口達到1%時,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一般在1萬美元以上。發達國家的人口是先富后老,我國是未富先老。我國在2000年時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才達856美元,屬于剛剛邁過最低收入門檻的中等收入國家。中國婦女的平均生育率已由1949年的6.1變為2002年的1.8,其中北京和上海兩地的嬰兒出生率甚至已經降到了1.;而人口預期壽命則由1949年的41歲延長到了7歲,使得中國成為世界上人均壽命最長的低收入國家之一,人口老齡化對經濟的壓力很大。

總體來看,2005年全國1%人口抽樣最新數據顯示,我國65歲以上人口達到155萬人,占總人口數的7.7%。2006年統計數據表明,中國60歲以上的人口是1491萬人,占人口總數的11.3%,65歲以上的人口是1419萬人,占全國人口的比例為7.9%。同時我國人口老齡化有如下特點。

據研究成果顯示,我國已相繼面臨總人口、勞動年齡人口和老年人口增長的三線交疊增長的非常時期:總人口繼續直升,估計到2050年將達16億左右;與此同時,我國勞動年齡人口絕對量將持續增長到2020年,達941萬人,所占比重將增長至2010年,大約占67%左右,屆時從屬年齡人口比下降至5%以下,社會贍養負擔最輕,即從現在至2020年是有利于我國經濟發展的人口年齡結構變動的最佳時期,隨后從屬比上升伴隨著勞動人口比重的下降,預示著經濟發展的不利因素開始顯現。

(一)純老年人家庭迅速增加。三代同堂式的傳統家庭越來越少,一對夫婦同時瞻養四個老人和一個小孩的家庭逐漸增多。有關調查顯示,目前我國純老年人家庭占老年人家庭比例,城市約為4.3%,農村約為37.8%,并在繼續增加。

養老市場規模巨大。全國老齡辦數據表明,2010年我國老年人口消費規模達到1萬億元,預計到2020年將達到3.3萬億元,2030年達到8.6萬億元,2040年達到17.5萬億元。而從2014年至2050年間,中國老年人口的消費潛力將從4萬億元左右增長到106萬億元左右,占gdp的比例將從8%左右增長到33%左右。我國將成為全球老齡產業市場潛力最大的國家。

以現在這種發展趨勢,中國老齡人口到了2010年將增加到1.12億,2020年將達到2.48億,20512100年將穩定在34億。人口老齡化的迅速發展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十分廣泛而深遠。

(二)高齡老年人口急劇增長。我國人均預期壽命已達71.4歲,80歲以上高齡老人高達152萬,高齡老人是老年人口中增長最快的群體。本世紀前半葉,我國高齡老年人平均增長率超過4%,是老年人口平均增長率的1.7倍。

(三)我國人口老齡化對消費結構的影響。老年人是特殊生活用品、住房、醫療保健以及護理服務等產品的主要消費者。特別是在生活水平快速提高的現代社會,老年人在滿足了物質消費的前提下,也會追求家庭服務、心理咨詢、休閑旅游等非物質消費,老年人由于心理、生理上的差異,衍生出了特殊的市場需求。隨著老年人占的比例不斷上升,社會對老年消費品的需求越來越大,這些物質的和非物質的消費正作用于現存的消費結構,促使其發生改變。

(一)我國人口老齡化對勞動力市場的影響。根據人口學的基本規律,老齡化使進入勞動年齡的人口比重下降和勞動力年齡老化,導致勞動力供給的縮減以及勞動生產率的下降。2045年勞動力老化程度可能升至32.14%。近年我國依靠供應充足的廉價勞動力進行勞動密集型產品,在國際競爭中處于優勢地位,然而老齡化將會弱化這種優勢。一方面,老齡化導致了勞動力供給的下降,從勞動力價格上升,產品的成本增加,導致商品價格優勢喪失。另一方面,人口老齡化,勞動者年齡的增長使得身體機能也會隨著退化,體力和腦力都處于衰退狀態,降低了勞動生產率。

官方發布的《2016-2022年中國養老產業市場深度調研及投資前景分析報告》中顯示:我國從2000年始已進入老齡化社會。2014年我國65歲以上老年人口達到1.38億,占總人口比例為10.1%,預計2020年這一比例會達到12.8%。近兩年國務院、各部委就制定發布了養老相關政策十余條,從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服務標準化、養老機構改革、養老保險制度、養老金并軌等多方面指導、支持我國養老產業的發展。其中2015年2月25日,民政部、發改委等10部委聯合發布《關于鼓勵民間資本參與養老服務業發展的實施意見》,預示我國養老產業迎來新的階段。同其他消費群體相比,老年群體由于在生理、心理、經驗等方面有著明顯的差異,因此,老年市場的消費行為也具有了其自身的特征,包括自住消費性強、習慣穩定和行為理智、追求實用便利等。老年人的這些消費特征也決定了養老用品和服務與其他相比存在著不同之處,從而形成了特殊老年人消費市場。

(三)城鄉人口老齡化程度倒置。發達國家城市人口老齡化水平一般高于農村,我國的情況則相反。2000年我國農村老齡化水平為1.9%,比城鎮高1.24個百分點,我國農村2006年老年人口為8557萬人,占全國老年人口總數的65.82%。可見,中國未來老齡化對中國的挑戰重點在農村。

(二)人口老齡化使企業和政府的養老支出受到影響。對政府來說,老年人口數量的增加,對養老金、退休金,醫療保障的需求自然會擴大,引起老年退休金、養老金、醫療衛生支出、老年福利設施和老年服務等國家支出上升,也就意味著政府消費基金的增加。對企業來說,企業也要負擔一部分離退休金、醫療費用和社會養老基金。另一方面,國家為了緩解養老支出的財政壓力,會加大稅收,這就加大了企業的生產成本,打擊了企業的生產積極性,不利于企業的投資。

另一方面,未來一二十年我們在面臨勞動人口比重和絕對量增長的同時,還將面對失業人口繼續上升的趨勢。這就是說,如果我們不能作出勞動就業戰略決策的合理選擇,從根本上解決失業問題,喪失的不僅僅是難得的發展機遇,我們很有可能會因此而失去國家財力和自身養老金積累的黃金時代更為嚴峻的是,我們還面對著人口年齡加速老化的挑戰。未來16年我國將進入老齡化加速發展階段,屆時老年人口將逐年遞增到2.43億,占總人口的19.96%;此后3年間將進入快速人口老化階段,老年人口比例將上升到32.73%,并在相當長時期內保持在這一高水平上。

老齡化可能是由于年齡金字塔底部少兒人口增長減慢所造成,也可能是頂部的老年人口增長加速所導致,人口學中稱之為底部老齡化和頂部老齡化。發達國家經歷了由底部老齡化到頂部老齡化的漫長演變過程。而我國,由于計劃生育政策和人口預期壽命的延長,底部老齡化與頂部老齡化同時夾擊,人口老齡化的速度發展很快,我國人口年齡結構從成年型進入老年型僅用了18年左右的時間,與發達國家相比,速度十分驚人。法國完成這一過程用了115年,瑞典用了85年,美國用了6年,英國用了45年,最短的日本也用了25年。由于我國人口政策的作用,改變了世界老齡人口的發展格局,即人口老齡化不僅成為發達國家的問題,而且也已經開始成為發展中國家的問題。

(四)人口老齡化對長期照料服務需求的壓力增加。長期照料服務是指面向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康復護理、精神慰藉和臨終關懷等綜合服務。老年人長期照料服務是人口老齡化過程中解決起來難度最大的一個嚴重社會問題。據推算,全國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口數量在2020年將超過20萬人,2050年達到38萬人。目前,我國各類為老服務的機構能夠提供的床位卻很少,其中的長期照料服務床位更是少的可憐。此外,長期照料服務專業性較強,涉及到醫療、康復、護理、心理、臨終關懷以及管理等多學科內容,僅靠家庭和政府是解決不了的,因此要大力發展長期照料服務機構。

人口出生率的降低與預期壽命的延長使全球人口老齡化已成為了一個不可避免的趨勢。根據聯合國2007年的研究報告顯示,60歲以上的高齡人口在1950年占到全球總人口的8%,在2000年這個數據上升到了10%,預計2050年將達到21%。 更令人擔憂的是,當越來越多的老年人享受晚年生活時,勞動年齡人口則呈現下降趨勢,退休者的生活支持來源成為一個嚴峻的問題。聯合國的數據顯示,全球老年人口撫養比從1950年的8.3%上升至2000年的11%,預計2050年將上升到25%。

聯合國認為,如果一個國家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達到總人口數的1%或者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教的7%以上,那么這個國家就已經屬于人口老齡化國家。人口老齡化是人口年齡結構變化所產生的,而人口年齡結構的變化取決于出生、死亡和遷移三個因素。決定人口老齡化最主要的因素是生育率下降。中國的人口老齡化也不例外,它也是在社會經濟發展、科技進步和生育率下降的情況下出現的。到1999年,我國已經進入人口老齡化的行列。可持續發展是指在人口、社會、經濟、資源、環境相互協調和共同發展的基礎上,整個人類社會能在資源保證、環境良性狀態下持續、健康發展,而人口老齡化無論現在還是將來都會對我國人口、社會、經濟、政治等方面的制度安排帶來不可回避且深層次的突出矛盾。使人口老齡化與社會、經濟協調發展就顯得尤為重要,人口老齡化與可持續發展就緊密地結合起來了。

手机版青青青免费观看 青青国产视频色偷偷 色天使青青草 青青草视频无码